>> 谨防单位通过劳务派遣缩减自己的工龄 

 

谨防单位通过劳务派遣缩减自己的工龄

 

自打2007年到现在,王亚平一直在深圳巴士公司当司机。当初应聘的时候,一直是巴士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的领导进行考核以及商谈工资待遇,可在签订劳动合同时,公司却特别要求他与锦绣人力资源开发公司签订合同。那时劳务派遣已经非常普遍了,王亚平对此也有所耳闻,但并不清楚。巴士公司是大公司,工资待遇都不错,难得有这个机会,王亚平也没多考虑就签了。转眼到了2010年,公司要求派遣员工直接与巴士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上班这三年,都是巴士公司给王亚平计工龄、发工资、买保险,他从来也没见过锦绣公司的人,要不是现在提出直接与巴士公司签合同,他都快忘了自己以前是和锦绣公司签的劳动合同。直接和巴士签合同的消息让王亚平很高兴,毕竟当个派遣工心里总是不踏实。

到了20115月,领导提出要规范薪酬制度,重新核定员工的工龄,核发工龄工资。此后,王亚平发现拿到手的工资少了,起初他以为是会计弄错了,后来他发现很多人都是这样。会计说他们的工龄是从2010年与公司签订合同后计算的,之前的都不作数。大家一听就炸了锅,以前也是给公司干活,凭什么就不算工龄了?他们找领导,领导说他们之前是与锦绣公司建立的劳动关系,与巴士公司无关,公司没有义务给他们计算工龄。上百号人与公司协商不成,就想通过法律途径讨个说法,通过工友介绍,他们找到了盛唐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求助。

律师了解他们的情况后,认为王亚平等人有权就之前工作的时间计算工龄,因此向巴士公司发去了律师函。该公司随后与律师联系,但拒绝按照员工的实际入职时间计算工龄。协商无果,律师就向劳动仲裁委提出申请。开庭审理时,律师提出王亚平等人在入职时虽然是与锦绣公司签的合同,但他们一直在巴士公司安排的工作岗位上工作,该职位并不符合《劳动合同法》关于劳动派遣“替代性、辅助性、临时性”的性质;2010年重新与巴士公司签订合同也并非员工自愿的意思。根据相关规定,此种情况下劳动关系应当连续计算。虽然律师据理力争,但巴士公司拿出了一份“薪酬方案”,表示当时王亚平等人是主动与锦绣公司终止劳动关系的,他们是被迫变更劳动关系,而巴士公司也就没有责任给他们连续计算工龄。就是这份“薪酬方案”致使仲裁委最终判决员工败诉。事后王亚平才回忆起来好像签过一个文件,但当时公司说这只是例行程序,对他们没有影响,没想到原来是防着工人打官司的。律师随即起诉到了法院,但法官审理后仍然没有支持员工对于工龄的要求。之后律师又提起了上诉,在二审审理时,律师强调了巴士公司与锦绣公司劳务派遣形式的非法性和巴士公司长期按照实际工龄支付工资的事实,希望法官能认定王亚平等人的工龄从实际入职时间起算。法官组织了双方调解,但巴士公司以同等情况的员工人数众多,而且公司是按照“企业内工龄”计算工资为由,不愿承担责任。最终二审法院做出判决,驳回了律师代表员工提出的上诉请求。

 

    律师提醒:劳务派遣是劳动者与派遣公司签合同,却在用工单位工作的特殊用工形式。由于涉及到两个公司,有些单位就通过劳务派遣来逃避责任,比如本案中员工的工龄问题。如果农民工朋友是派遣工,最好能在工作期间多收集证据,一旦权益被侵害,可以将派遣公司和用工单位一并申请仲裁。

 

版权所有  行政执法研究网   Copyright © 2009-2011
本网站内容不得复制转载,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备案号:鲁ICP备09082565号 联系电话:13306336659
您是本站的第位浏览者